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古典文集 > 孝庄秘史 > 正文

            天上的雄鹰

            作者:nacher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3-12-14阅读:

              清凉寺广场上,小唐重重地跪下,拉着顺治的手,流着泪,恳切道:万岁爷,奴才求求您,想想皇贵妃!她是那么希望您能做个好皇帝!您就算忍心让皇太后失望、让天下臣民失望,总不忍心……让皇贵妃失望吧?
              
              顺治捂着脸,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小唐缓缓举起手中的剃刀,坚定地道:万岁爷要出家,请先让奴才做您的替身。奴才一辈子青灯古佛、诵经持咒,为皇贵妃祈福,为万岁爷祈福,为大清朝祈福!
              
              小唐伏地磕头。
              
              顺治跪下,与小唐抱头痛哭。
              
              小唐跪着,垂眸合十,方丈念着佛号,为他剃度。
              
              顺治看着他,前尘往事纷乱地闪过脑海。他支撑不住,踉跄退后几步,坐倒在地。
              
              养心殿寝殿里,顺治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太医神色凝重地走出来,太监关上寝殿门。
              
              大玉儿与苏茉尔焦急地看着太医。
              
              苏茉尔问道:皇上高烧不退,是什么道理?
              
              太医迟疑半晌,跪下道:跟皇太后回话,依臣诊断,皇上只怕是……“见喜”了!
              
              大玉儿吓得站起,苏茉尔也惊问道:什么?
              
              太医磕头不语。
              
              大玉儿颓然坐倒,脸色惨白。
              
              夜晚,皇宫佛堂里,大玉儿跪着,闭目拼命念佛。一面念,一面流下泪来。
              
              大玉儿道:传懿旨!下令民间,不准炒豆、燃灯、泼水!皇上病重,京城之内,除十恶死罪之外,其余各项罪犯,全部释放!
              
              养心殿里,顺治躺在床上,病容已深,却流露出奇异的微笑,他喃喃地道:如今……看谁还留得住我!
              
              接近弥留之际时,顺治勉强睁眼看着在旁伺候的春雨道:我跟宛如,还有一件共同的心愿未了!传朕遗命,未来代代皇帝,都必须勤政爱民。大清朝……永不加赋!
              
              佛堂里,大玉儿跪着,闭目拼命念佛。
              
              突然,一阵隐隐的哭声,及“皇上殡天”的喊声传来,大玉儿心中一震,猛地睁开眼,手中的佛珠落在地上。
              
              夜晚,慈宁宫里,大玉儿眼神空洞,喃喃地道:我这半生……已经太倦了!太宗皇帝、多尔衮、福临,他们是兄弟、父子、叔侄,都为情而狂、为情而死。我不懂,人说男子多薄幸,为什么太祖皇帝这脉子孙,却出了三个情痴,又和我关系如此密切。几十年牵丝扳藤的重重纠葛,我实在太累……太累了!
              
              红肿着眼的苏茉尔低声道:格格,这半生的委屈辛苦,无不是为了大清江山,您必须振作起来,不能万念俱灰,不能功亏一篑!格格,尤其是皇位大事,还等着您拿主意呢!
              
              大玉儿哀叹道:苏茉尔,我真的太累了,想不动了,只怕我是不成了。
              
              苏茉尔急道:成!一定成!女人只要过得了自己这一关,没什么办不到的!
              
              大玉儿一怔,缓缓转过头看着苏茉尔,半晌,喃喃道:女人只要过得了自己这一关,没什么办不到的。可是苏茉尔,我怎样才能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呢?
              
              苏茉尔道:格格,老汗王不是对十四爷说过吗?“如果你这一生注定要打的仗,又多又艰难,记住我的话,只有制伏自己,才能制伏敌人!”十四爷这一生都没能制伏自己,格格,您可一定要做到啊!老汗王这些话,何尝不是对您说的呢?
              
              大玉儿心境有了变化。
              
              苏茉尔继续道:您非得制伏自己,大清朝才能度过这个莫大的关键时刻,才能强盛久远啊!
              
              大玉儿逐渐回过神来,借着苏茉尔为她端茶的工夫,凝神细想,半晌,方道:大清朝要想强盛久远,势必需要一位承先启后的明君。皇子都还这么小,该立谁呢?苏茉尔,外头有什么说法?
              
              苏茉尔道:说法很多。不过,钦天监的汤大人倒有番道理。他说皇上以出痘而大渐,不能再重蹈覆辙。
              
              大玉儿沉吟半晌道:皇子中,已经出过痘的,只有……玄烨!
              
              苏茉尔道:是的,三阿哥!
              
              大玉儿喃喃道:玄烨……
              
              慈宁宫里,七岁的小炫烨穿上小龙袍,抬头挺胸,年纪虽小,模样英俊。
              
              大玉儿看着他,苦笑道:苏茉尔,这是你亲手缝的第二件小龙袍了!唉,大清朝的第二个少年天子啊!
              
              苏茉尔道:格格,皇上还这么小,两位皇太后的性情,又都是庸懦一路,您这位太皇太后,不能不再辛苦几年了!
              
              大玉儿凄苦地一笑。
              
              西山清凉寺,晨钟声中,朴素僧人打扮的小唐,虔心礼佛。
              
              小唐正非常专注地打扫着落叶,忽然听见几个人的脚步声走近,他抬起头来,见身着便服的洪承畴、汤若望、万阿根,正看着他微笑。
              
              万阿根举起手中的点心篮,汤若望笑道:带了素点心给你吃,小唐!
              
              小唐微笑道:施主,你老是不记得,贫僧的法名,叫“行痴”!
              
              朴素的僧舍中,小唐盘膝端坐,各人面前摆着一杯飘着烟雾的香茗。
              
              万阿根看着炕桌上的素点,忍不住红了眼眶,抬袖拭泪,道:这两道点心的做法,还是当年皇贵妃传给我的,万岁爷他……
              
              洪承畴提醒道:先帝!
              
              万阿根忙点头道:是,先帝,我记得先帝尝了,还赞好呢!
              
              小唐脸上闪过一阵黯然,随即恢复淡然的神情,缓缓道:当时贫僧代帝出家,原为缓兵之计,如今却深悟“缘起缘灭、情痴最苦”之理,在经卷梵唱、暮鼓晨钟里,得到了真正的平静。
              
              汤若望、洪承畴对望一眼,黯然中有一丝欣慰。
              
              小唐转头看着窗外微微摇动的竹丛,淡淡地道:苦,人世最苦啊!
              
              乾清宫里,大玉儿搂着七岁的小康熙,并坐在龙椅上,平静地望向宫外。
              
              小康熙天真地问道:皇阿奶,什么是皇帝啊?
              
              大玉儿沉吟道:这……一时也说不清。不过,你放心,皇阿奶会把着你的小手,一点儿一点儿地教你!
              
              小康熙道:额娘要我……
              
              大玉儿柔声打断道:朕!你是皇帝,要称自己是“朕”!
              
              小康熙道:是。额娘要朕将来做个好皇帝!朕要做个好皇帝!
              
              大玉儿牵着小康熙在皇宫里漫步。
              
              大玉儿微微一笑道:孩子,知不知道,你的年号为什么定为“康熙”?
              
              小康熙摇头道:不知道!
              
              大玉儿解释道:天下既定,与民休息。只要你能让百姓安居乐业、既富且康,让天下五族共和、成为和乐融融一家人,这就是个好皇帝了!
              
              小康熙道:皇阿奶,我皇阿玛……他是好皇帝吗?
              
              大玉儿坐下,搂着小康熙道:你皇阿玛当然是好皇帝!他聪明好学、有理想、勇于突破陈规旧习,可是他……太真了。虽然,他的一生是悲剧,可是,历史会给他公允的评价!
              
              小康熙听得似懂非懂,偎向大玉儿怀中,问道:朕会效法皇阿玛,可是,不会像皇阿玛那样真,让您伤心。对不对啊,皇阿奶?
              
              大玉儿感到难以回答,只叹了口气,搂一搂他。忽然想起一事,从袖中取出当年的那个龙佩,细细抚摸了半晌,泪水盈眶。
              
              小康熙好奇地问:皇阿奶,这是什么?
              
              大玉儿喃喃地道:这是……一个真英雄,他的梦想。
              
              大玉儿将龙佩塞进小康熙手里,紧搂着他,忍不住流泪道:孩子!我得把大清朝的江山,交托在你幼弱的肩膀上。但愿天佑大清,天佑百姓,我会使尽我最后一分力气,为大清朝栽培出一位旷古明君!
              
              小康熙看着大玉儿,天真地一笑。突然,他看见天上有一只鹰飞过,他的眼光随着雄鹰的翱翔移动着,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大玉儿也看见了那只自由自在的鹰,不禁一怔,无限感慨地微微一笑,缓缓落下了一滴泪。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天上的雄鹰》 → /guwen/article_22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