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古典文集 > 孝庄秘史 > 正文

            大玉儿想起多尔衮

            作者:nacher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3-12-14阅读:

              突然,广场外大门处一声砰然巨响,门被撞开,大玉儿骑马冲入,她勒马停下。除了顺治,所有人转头看向大玉儿,不约而同伏地大喊:圣母皇太后万福金安!
              
              大玉儿下马,伫足站定,然后昂首挺胸直视向前走。气派尊贵,所到之处,僧众都连忙先向两侧爬开,使大玉儿仿佛分水而行。走到一半,大玉儿抬头看了柴堆上绑着的老方丈一眼,命令道:放他下来!
              
              老方丈喊道:圣母皇太后!皇上他……
              
              大玉儿手一抬,方丈噤声。大玉儿继续前行,来到顺治跟前,凝视着他,神情复杂。半晌,深吸一口气,用温柔慈祥的神情和语气道:皇帝,不要再胡闹了!
              
              顺治侧头冷冷看着大玉儿,额边的剃刀依然冷冷发光,他冷漠地道:是,我胡闹得够久了。出生至今这二十四年,根本就是一场胡闹!如今我全明白了,不会再胡闹了!
              
              恐惧在大玉儿眼中一闪即逝,她强颜柔声道:夜深了,别扰得清凉寺里上下不安,跟我回去吧!
              
              顺治摇头道:回去?你要我回哪里去?我无处可回,也无处可去!
              
              大玉儿神情有些恼了,她沉声道:什么你啊我的!当着外人在,皇帝,你要自称“朕”!
              
              顺治道:我不是朕,朕不是我!
              
              大玉儿恼道:那你到底是什么?
              
              顺治道:我不知道,最好我什么也不是。我但愿天地间从来没有过我这个人,我但愿天地间从来没有过朕这个皇帝!
              
              大玉儿怒道:你疯啦?你是着了什么魔?
              
              顺治放开行森几已瘀血的手腕,慢慢站起,凝视着大玉儿,平静地:皇额娘,你就成全我,让我出家吧!
              
              大玉儿道:你要我怎么成全你?你是大清的皇帝,你没有任性妄为的权利!
              
              顺治道:皇额娘,我不要做皇帝了!做这个皇帝有什么意思!人生苦,做皇帝更苦!我就是不要做皇帝!
              
              大玉儿上前握住顺治的手,顺治落泪了。
              
              大玉儿充满感情地哽咽道:我也原不想你做皇帝,无奈因缘际会、情势所迫,你还是做了皇帝。早知如此,我宁愿你只做个闲散宗室,无忧无虑,过着与世无争的快活日子。福临,我的儿,你要怪,就怪我吧!
              
              顺治突然挣脱孝庄的手,激动地道:你是母后,你是圣人,我怎么敢怪你!我只是再也不要做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帝!无论我要做什么,总有人掣我的肘、绊我的脚。难道我的主张不是为了百姓好?不是为了大清江山着想?
              
              大玉儿道:福临,你是个好皇帝,可你就不能忍一忍?总有一天……
              
              顺治打断道:我忍不下去了!十八年哪!皇额娘,我忍了十八年!
              
              突然,苏茉尔骑马冲入山门,勒马停住,下马奔来,边奔边喊:皇上!皇上!
              
              苏茉尔奔至顺治面前,喘着气,流着泪,紧紧抓住顺治,激动道:皇上!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好好说,要这么吓唬你皇额娘跟嬷嬷?
              
              顺治像孩子般拥抱住苏茉尔,哭诉道:嬷嬷!要我去向谁说?我连我那苦命的儿子都保护不了,我连我心爱的女人都救不回来!想想我让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这个没用的丈夫,没用的皇帝!
              
              大玉儿闻言变色,咬咬牙道:我懂了!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董鄂妃!
              
              顺治放开苏茉尔,按捺住激动,冷冷道:皇额娘忘了?我已经追封她为端敬皇后。
              
              大玉儿怒道:董鄂妃的丧事,你硬要办得这么逾制越礼,我晓得你伤心,不和你计较。想不到如今你为了一个女人,连天下都不要了!我爱新觉罗没有你这样不长进的子孙!
              
              顺治认真地道:皇额娘,她对我来说,不只是一个女人!我们的一片心,都在彼此身上;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她死了,我也不存在了。说着,他垂下头,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喃喃道:只不过是那么一个卑微的愿望,想始终在一块儿。可是我的宛如,我的董鄂妃,她如今在天上,离我已经十万八千里远了!她临死的时候说,只准我每天想她一点点,一点点。我的心,就像被活生生挖去一块,血淋淋的!皇额娘,嬷嬷,你们看到没有?痛啊!知不知道?痛啊!
              
              大玉儿不禁大怒道:你看得董鄂妃比谁都重,那我呢?我这个怀胎十月生你的亲娘呢?你只记得董鄂妃,有没有一点点为我着想过?
              
              顺治道:要不是为了怕皇额娘伤心,我早就在她死的那天就随她去了!
              
              大玉儿道:那你现在这副模样,难道我就不伤心吗?这些年来咱们母子俩经过了多少困难险阻,渡过了多少惊涛骇浪,好不容易刚喘口气,你却……大玉儿伤心得哽咽难言。
              
              顺治道:皇额娘不要伤心,出家是好事。我皇帝既然都不做了,恩怨情仇早就随风而去,我一丝也不记得,一丝也不在乎!来吧!行森。
              
              顺治正从行森手中拿过剃刀来,大玉儿突然上前将剃刀夺过来,怒道:你倒好了!什么也不在乎了!陪你的青灯古佛去了!我问你,太祖、太宗数十年流血苦战,创建了累代基业,创建了大清王朝,你忍心让它一夕之间就毁在这把剃刀之下?
              
              顺治微微有些心虚,转头不答。
              
              大玉儿喘口气,正色训道:你一走了之,几个皇子都还那么小;再立一个幼主很容易,可如今再也没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多尔衮来帮着辅政了!你看着,肯定又是一场亲贵大臣你争我斗、天翻地覆的大风波!这个节骨眼儿的大清朝,禁得起动乱吗?醒醒吧,儿子!你是皇帝,这就是你的命!
              
              顺治闻言动容,激动地发着抖,落下泪来,哭道:老天爷!我不要做皇帝!如果这是我的命,那这个命我不要了!皇额娘!你放了我,饶了我吧!爱新觉罗的子孙多得是,谁爱干皇帝谁干去,反正我不要!这皇帝不是我要做,是你要我做的,还给你!我不要做皇帝!我不要做皇帝……
              
              大玉儿一震,睁眼凝视着他,心中无限酸苦。苏茉尔灰心地啜泣起来。
              
              此时,众侍卫已至山门外,小唐奔过来,扑通跪下,喘气低声道:皇上圣明,听听奴才禀报,奴才自有法子让皇上如愿!
              
              顺治不语,扭过头去走开,胳臂绕在胸前,一脸倔强的神情。
              
              小唐起身,凑近大玉儿低声道:请苏嬷嬷伺候皇太后在大殿里歇歇。皇太后放心,这儿的事,交给奴才来办!
              
              大玉儿想想,疲惫地点点头,剃刀从她手中落下,在砖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玉儿领苏茉尔转身走开。小唐拾起剃刀,沉思良久。
              
              清凉寺大殿内燃着巨烛,却驱不走萧瑟的寒意,大玉儿缓缓走着,备感凄酸。
              
              苏茉尔道:格格,歇一歇吧?
              
              大玉儿停住脚步,想了想,突然间,就这么蹲下,席地而坐。
              
              苏茉尔大惊道:格格!您快起来,这青砖地上多冷啊!我让他们快升盆火来!
              
              大玉儿拉住苏茉尔的衣角,微笑道:算了!就这么坐会儿吧!别闹得人仰马翻,我想静一静。
              
              苏茉尔道:可是,好歹也找个……
              
              大玉儿打断道:坐吧!小时候在草原上,咱们不就是骑着马随意逛,到哪儿都可以坐下聊聊、大声唱歌儿,采花儿、看星星……
              
              这时苏茉尔也已坐下,苦笑道:格格!怎么这种时候,您倒有闲情逸致了?
              
              大玉儿抱膝沉吟,淡淡一笑道:我也不明白啊!或许是,方才正在想,我真情愿回到大草原上,无忧无虑地驰马牧羊,什么都不用愁,只要能吃饱,就很幸福、很满足了!
              
              苏茉尔道:人各有命啊!格格生来就注定是要大富大贵的,您总记得那个喇嘛吧?他说您要“嫁给一国之君、母仪天下”什么的……
              
              大玉儿道:苏茉尔,你说,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大玉儿道:我记得就是那一年,多尔衮跟着姑姑,回科尔沁来省亲,你可记得?
              
              苏茉尔道:唉!要想忘记也难哪!
              
              大玉儿神往道:多尔衮!他是最勇敢的猎人,眼睛像星星一样亮,那年,在草原上第一次看见他……
              
              大玉儿闭上眼,轻轻哼起一首蒙古情歌……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大玉儿想起多尔衮》 → /guwen/article_22554.html
              上一篇:西山清凉寺
              下一篇:天上的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