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古典文集 > 洪武大帝 > 正文

            金陵登基

            作者:nacher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3-12-12阅读:

              西吴兵将攻不破王府大门,正在着急,忽见府门大开,从里面杀出一位老僧。

              他不是别人,正是朱元璋的授业恩师高彬长老。

              原来高彬不但武艺高强,而且精通医术。那年他离开皇觉寺,在朋友们的协助下,逆江而上,辗转到了峨嵋山一位至友那里安身。这些年他年纪大了,也就无心再舞刀弄棒了,就钻研医术,为附近百姓医治疾病。因为山高路远,朱元璋起义的事,他一点也不知道。还是在半年前,紫金山上的一位僧人上了峨嵋山,说起西吴王攻取采石矶的事,高彬这才知道大名鼎鼎的西吴王原来就是自己的大弟子朱元璋。

              他高兴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便辞别了那位好友,隐名换姓,顺江而下,来到了金陵地界。这时正遇上金陵王的夫人身患重病,久医无效,到处悬赏招聘名医。高彬长老想:我的弟子朱元璋已经攻取了瓜州、镇江,占领了太平府、定阳关,看样子不久就要攻打金陵了,我何不趁这个机会潜入王府给他做个内应,到时候也好为破城出点力。因此,他便以法源长老的名字毛遂自荐,到了王府,王爷夫人吃了他开的几副药,病情见好,金陵王就此把他留在府内。今天西吴军打到王府,趁乱之际,他在兵刃架上拿了一双锤,砸死赤福延达兄弟二人力逼着门军开了府门。西吴军一见有人做内应,个个精神振奋,闯进王府。元军将领死的死,降的降,城内很快平静下来了。工夫不大,众人簇拥着西吴王、元帅、军师来到王府。朱元璋看见高彬长老,紧走几步,双膝跪倒,口中说道:“恩师在上,受徒儿大礼参拜。”高彬长老老泪纵横,颤巍巍双手相搀:“快快请起。想不到我们师徒还会见面。”刘伯温也过来了,拉着高彬长老的手说:“老人家,您让我想得好苦啊,这些年您到哪里去了?”高彬说:“一言难尽啊!”众人到后堂叔话不提。

              第二天,西吴王升坐大堂,传令设摆酒筵,犒赏三军。众将的功劳俱都上了功劳簿。然后下令出榜安民,清仓查库,晓喻百姓各安生理,买卖铺户照常开业。又对全军宣布:所有西吴将士要严守军纪,违者按军法严惩;对被俘将士,愿降者编入西吴军中,愿去者每人赏银二十两,回家为民。就这样,金陵局面很快稳定下来了。

              西吴内部不少人劝说朱元璋在金陵建都立国,登基称帝。朱元璋对刘伯温、徐达、武殿章等文武大臣说:“如今是三分天下,我才得其一,元朝势力强大,昏君盘踞大都;陈友谅六十万大军据守江州和鄱阳湖一带,张士诚占据六郡八十一州地界。我军三面临敌,形势险恶,开国改元,称孤道寡,非其时也!”大家都很赞成朱元璋的主张。从此,上下一心,同心协力,发展生产,改革旧制,操练人马。

              朱元璋将金陵改为应天府,命徐达、张玉召募新兵,壮大实力。徐达请常遇春等人训练步兵,于庭弼父子训练水兵,有时还派出人马攻取周围的县城小镇。同时,朱元璋抓紧与刘伯温、李善长等人拟定各项国策。总之,为夺取大都,消灭元朝做好一切准备。

              两年后的一天,朱元璋同文臣武将们正在大厅议事,有人送来一份张士诚的战表。众人看过大怒,齐说:“一个小小的吴王张士诚能有多大本领,妄想同我西吴一决雌雄。请贤王速速下令,发兵吃掉他!”朱元璋一笑,看了看刘伯温说道:

              “不可小视张士诚,俗话说风是雨的头,在张士诚此举之后还会有好戏看。”刘伯温、徐达、李善长、张玉等人点头称是。说话间,门军来报:“启禀贤王,陈友谅派使臣前来求见。”朱元璋对众人说:“如何?说曹操,曹操就到。”刘伯温说:

              “果然不出贤王所料。”朱元璋对门军说:“请他进来!”门军应声退出,工夫不大,引着一个瘦弱枯黄的人进了大厅。来人走到朱贤王面前一拱手说道:“西吴王请了!我乃南汉王陈友谅的使臣,到此特为……”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胡大海就火了。他把眼睛一瞪喝道:“我看你这小子是活够了!见了我主公为何不跪?”

              来人奸笑一声说:“我乃大国的使臣,岂能跪这小小的西吴王!”这一下可把弟兄们给惹火了,个个虎目圆睁。朱沐英拔出宝剑说道:“我杀了你这个大国的使臣!”

              小弟兄们齐声说道:“对,杀了这个狗东西!”朱元璋摆了摆手说:“你等休得无礼!让他把话讲完。”刘伯温说:“我主公一向以仁德待人,你来此有何贵干,要如实讲来。”来人用眼睛扫视了一下西吴王身边的文臣武将,干咳了两声说道:

              “本官是为金陵而来。噢噢,就是你们把它叫作应天府的这块地方。天下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我家南汉王陈友谅,是当今群雄中疆土最广、能人最多、军力最强者。单就水军大舰就有名为混江龙、塞断江、撞倒山、江海鳌等等一百多艘,战舸几百条,那真是‘投戈断江,舳舻千里’。天下乃是强者的天下,只要我军一声号令,百艘大舰顺流而下,这个小小的应天府那是伸手可得。没想到你们西吴兵马早来了一步,枪占了金陵城。我家王驾千岁命我前来告知,限你们在五日之内交出应天府,如若不然,就要派精兵大舰一举扫平你们。是交城还是应战,由你们挑选。”

              这一番话激怒了大厅中所有的文臣武将,个个咬牙切齿,异口同声地说:“这实在欺人太甚!”朱元璋哈哈大笑,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使臣面前说道:“你休用大话吓人,西吴的将士们也不是那么好慧的。你先到馆驿去歇息几天,消消你的火气。

              是交城还是应战,三日内给你回信。来人,将这位使臣送到馆驿去!”中军应声,将使臣领了下去。

             朱元璋环视一下众人问道:“陈友谅藐视我西吴,妄想抢占我应天府,你们看应当如何对待?”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乱成了一团。有的说:“陈友谅非等闲之辈,他的势力太强大了,我等怎是他的对手。莫如哲将应天府交给他,以避目前之风险,等将来我们军力壮大了再夺回来。”有的说:“休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一个生长在打鱼之家的陈友谅,除了有把子力气,又有多大能耐,怕他作甚!”有的说:“不可小视陈友谅,看来他已同张士诚相约,想要对我东西夹攻。

              我军两面受敌,怎能取胜?”有的说:“陈、张二敌,若要夹攻,我们就来个两面迎击,一举消灭,为我军攻打大都扫清道路。”有的说:“谈何容易!汉军有六十万人马,我军才有四十万人马;汉军战船又多又高又大,连舟布阵十几里,我舰又少又小,仰着头才能望见敌人;汉军在上游,我军在下游,逆水而战,焉有不败之理?”朱元璋一直在细心地听着大家的议论。他看出,有些人被势力强大的陈友谅给吓慌了;也有些人在大敌当前时不能慎重对待,要一味蛮干。他向大家招了招手,众人停止了议论,眼睛都望着他。他不慌不忙地说道:“陈友谅为人奸诈阴险,野心勃勃,又是一个贪恋享受的酒色之徒,他只是急着当皇帝,哪里有心思去管百姓的死活。我西吴有多少将士战死在沙场,才将应天府的众百姓从苦海中解救出来。

              若将应天府送给陈友谅,这反元大业岂不半途而废?天下民心岂不得而复失?万万不能弃城远走!”

              刘伯温说:“贤王所言极是,弃城乃是败举。”徐达说:“生死存亡在于一战。”

              朱沐英说:“父王,儿臣愿领兵十万,到鄱阳湖活捉陈友谅!”常茂紧接着说:

              “主公,请给我一支人马,到平江去生擒张士诚!”胡大海哈哈一笑说:“后生可畏呀!我看不必出兵,还是在应天府坐等他来。他若不来,我们就过几天安生日子;他若来了,就把他一举消灭。”朱元璋说:“坐以待毙不是上策,不以攻为守,就会坐失良机。我们等在城中,陈、张同时来攻,我军左右受敌,焉能不败?两路同时出击,分兵作战,也难取胜。只用一半兵力去攻打强大的陈友谅,必败无疑。”

              胡大海一听就急了,说道:“既不能弃城远去,又不能坐等来攻,还不能同时出兵去打,这便如何是好?”朱元璋笑了笑说:“孙子说:‘如彼知己,百战不殆’。

              陈友谅虽拥有精兵大舰,又据我上游,但其内部不和,各怀异志。我军虽少,战船又小,但全军将士一心。他得天时地利,我得人和。就陈、张而言,论兵力陈强张弱,论士气陈旺张馁,论水军陈多张少,论战舰陈大张小。我们要各个击破,先打强者。兵贵神速,集中全部兵力,出其不意地到鄱阳湖去打陈友谅。打垮南汉王,回过头来再吃掉张士诚,一举可获全胜。然后北取中原,直捣大都,天下可定。”

              众人听罢,无不欢心鼓舞,齐声称道西吴王善于用兵。朱元璋看了看徐达、刘伯温,这二人点点头。朱元璋对徐达说:“元帅,大计已定,请你调兵遣将吧!”徐元帅遵照西吴王的吩咐开始派将,他命常遇春为先锋官,命郭英选带五百名百发百中的神箭手,命胡大海、胡强父子带领一千名熟悉水性的士卒,命于庭弼指挥水师,命朱沐英和常茂统领火攻队,各司其事,准备出征。

              朱元璋留张玉、武殿章、李善长和吴祯率领一支兵马留守应天府。朱元璋说:

              “望你们确保应天府,使本王无后顾之忧。”张玉说:“臣受主公知遇之恩,肝脑涂地亦难报答,一定尽心竭力保住应天府,请主公放心前去。”一切分派停当,众文臣武将分头去准备。数日后,朱元璋和徐达、刘伯温亲率大军,分水旱两路,浩浩荡荡地向鄱阳湖进发。但只见:

              惊天动地炮三声,贤王领兵去出征。

              军容队列多齐整,杀气腾腾好威风。

              兵将赛过翻山虎,车马犹如混江龙。

              旗幡招展迎风舞,刀枪林立寒光生。

              先锋开路头前走,粮官押车随后行。

              马踏庄稼戏民女,军法严惩不留情。

              仁义之师人称颂,到处都夸西吴兵。

              这一日,西吴大军来到鄱阳湖。徐达下令,命西吴战船在鄱阳湖到长江口外抛锚,马步军离湖十里安营扎寨。

              再说陈友谅,自从乱石山失败后,回到了江州,没用几年工夫,利用鄱阳湖的天然条件,重建了一支庞大的水军,又恢复了元气。他听到西吴王攻取金陵的消息便眼红了,发誓说不杀朱元璋决不罢休。他暗中联络了张士诚,要对朱元璋进行合击。还没等他发兵,朱元璋就率领大军到了鄱阳湖。消息传来,陈友谅暴跳如雷,立即召集众将,下达迎战西吴军的命令,他说:“趁朱元璋立足未稳之机,一举歼灭。”接着命他的左军元帅丁波浪指挥几十条大舰,向西吴军的小战船冲来。

              西吴水军指挥于庭弼父子身着银盔银甲站在船头,下令击鼓应战。霎时间,炮声如雷,杀声震天。西吴水军迎着敌舰冲杀,由于舰小人少,难以取胜。南汉王水军舰大人多,从数丈高的大舰上,箭如雨点般向西吴水军猛射。西吴兵将死伤过重,只好收兵。

              以后几次交战,俱都失败。西吴王朱元璋召集文臣武将研究对策,他说:“我军出师不利,接连打了几个败仗,你等有何良策破敌?”一时间,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有的人说陈友谅兵力强大,不可硬攻,应暂时退守应天保存实力,待自己兵力胜过陈友谅时再打。有人说,退守应天后,如陈友谅再发兵攻打应天又当如何?有人主张派兵封锁鄱阳湖到长江的出口,把陈友谅和他的水军围困在鄱阳湖,堵死大门,切断给养,陈友谅的水军便不战自溃了。有人说,既然陈友谅水军强大,又怎能围困得住?徐达说:“退守应天和困而不战都不是上策,眼前之势是战则存,不战则亡。”刘伯温说:“以小胜大、以少胜多之事,古来甚多。我全体将士为反元救民大业齐心协力,同舟共济。汉军战舰虽多虽大,几十条连在一起,打起仗来很不灵活。我军舰小人少,进退自如。虽说初战失利,将士们多有不眼,都憋着要血战到底,制服强敌。”常遇春说:“将士们纷纷要求加入敢死队,夜间驶鸳鸯舟去焚烧敌舰。”朱元璋听到这里,拍案而起:“好,夜战!汉军大舰连成片,一舰中弹,诸舰皆燃,当用火攻!”胡大海说:“对、也叫陈友谅尝尝咱们‘没奈何’和鸳鸯舟的厉害!”

              书中暗表,“没奈何”是用周长七尺的芦席圈,内贮火药捻子和诸火器,外糊纸布,缠上丝麻。打仗时用长竿子挑在船桅之下,和敌舰相遇,便点燃火线,割断悬索,使“没奈何”落在敌舰上,引起大火;鸳鸯舟是两只枣核型的小船,船身各宽一丈,长二丈,中间用铁钩连在一起。鸳舟上装满芦苇、火药、硫磺、烟硝等物,鸯舟上有四人乘驾。交战时驾着鸳鸯舟冲入敌军舰群,点燃鸳舟,速将铁钩摘开,鸯舟急退,鸳舟爆炸引起敌方大舰起火。胡大海一提头,常茂和胡得济等几个小兄弟都争着要求驾鸳鸯舟去焚烧敌舰。朱元璋说:“你们几个孩子不要争,每人都有差事,听元帅吩咐。”

              当日徐达高登帅台,手持令旗令箭分兵派将,布置夜战。众将接今分头去准备。

              胡大海一瞧没有自己的事了,转身要走。徐达叫道:“胡大海听令!”胡大海急转回身:“未将在!元帅有何吩咐?”徐达说:“你们父子水性最好,有一件关系夜战成败的大事交于你们去办。”“请元帅明示,末将愿住。”“附耳上来。”徐达对胡大海这么……这么地耳语了一番。胡大海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我的妈呀!怕什么来什么,看来元帅这是把我往虎口里推啊!可是他又不敢不去,只好硬着头皮说:“得令!”随后他走到胡强面前说道:“儿子,跟老爹爹走吧!”胡强问:“上哪儿去?”胡大海偷看了元帅一眼,小声地说:“下火海!”说完就拉着胡强走了。

              他们父子二人回到营中,命军率备下酒饭,大鱼大肉地吃了起来。胡大海一边吃一边说:“儿子,吃饱啊!就是死,也不落个饿死鬼。”胡强看父亲的脸色不对,又问道:“咱们到底上哪儿去呀?”胡大海说:“别问了,反正是没好事儿。”天黑以后,胡大海拉着胡强上路了。一路上,胡大海一句话也不说。胡强实在憋不住了问:“爹爹,这儿黑灯瞎火的,上哪儿去呀?”胡大海说:“去鄱阳湖。”“去鄱阳湖干啥?”“摸鱼。”胡强一听就站住了,吃惊地望着胡大海:“什么?鄱阳湖上布满了敌人战舰,咱俩人跑到那儿去摸鱼,这不是找死吗?”胡大海说:“只怕是不能活着回来了!”胡强说:“我不去。”胡大海把眼一瞪喝道:“你敢违抗帅令!”胡强说:“为摸鱼死在鄱阳湖里,人家会笑话咱爷儿俩是馋死鬼。”胡大海没办法,只好对儿子实说:“傻儿子,你别急。元帅命咱爷儿俩到鄱阳湖,明是摸鱼,暗中摸清敌舰的兵力布置和陈友谅主舰的标记,打起仗来要是先烧毁了敌人的主舰,敌兵群舰无首,咱们就好办了。到那时咱爷儿俩可就露脸了!”胡强高兴地说:“你怎么不早说呢?”胡大海说:“元帅怕你嘴不严实,万一走漏了风声,不仅咱爷儿俩回不来,这场夜战也打不赢了。”胡强说:“这是好事,你还愁什么呢i快走,快走!”胡大海跟在儿子后边说:“愁什么,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恐怕咱爷儿俩有去无还。”

              这爷儿俩边走边说,工夫不大,来到了鄱阳湖岸。二人举目观看,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觉着从脊梁沟子里冒凉风。这鄱阳湖成了鸟过拔毛、鱼过脱鳞之处,谁人不怕。有写道:

              鄱阳湖水深,巨浪吓死人。

              急流漩涡滚,鹅毛也下沉。

              战船几百艘,连舟又布阵。

              舰身数丈高,上下三层分。

              大舰三千兵,小舸百余人。

              旗幡分五色,桅竿插入云。

              枪刀无其数,大炮几百门。

              水师威风大,吓掉鬼神魂。

              胡大海看罢,奓着胆子问道:“儿子,你怕不怕?”小胡强嘿嘿一笑说:“我不怕,你怕啦!”胡大海把脸一沉说:“什么话,我怕啦?我是谁?我是你爸爸,儿子不怕,老子能怕吗?笑话,我怕啦!我是谁?我是东海王。东海有多宽多大?

              一个小小的鄱阳湖,我连眼皮儿都不夹它。如今晚儿,儿子也敢顶老子了,你竟敢说我怕了。”胡强忙说:“得了,老爹爹,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没怕,是我错了还不成吗!你快说咱们怎么干吧。”胡大海说:“嗯,这还像个儿子样。来来来,老子教你怎么办。”胡大海把胡强拉到湖边一片芦苇丛中,顺手掐了一节苇子递给胡强:“拿着,下水时把这个叼在嘴里,在水里好换气。”胡强说:“我不用这玩艺儿。”胡大海一听又火了:“你不用这个?这是救命管儿,你不用它,在水里还不憋死呀!来,快拿着,学我这样……”说着把芦苇管儿往嘴里一叼,噗嗵一声跳进湖里去了。胡强瞧了瞧冒泡儿的湖面,傻笑了一声,觉得跟着这个老爹爹出来怪好耍的,随着也就钻到湖里去了。

              胡大海在水里回头一看儿子跟上来了,心里很高兴。磺贫幼焐厦坏鹱盼?br />
              管儿,他用手指了指自己嘴上的苇管儿,瞪了胡强一眼。胡强咧嘴一乐,跟胡大海向前游去。胡大海在水中望着自己的儿子游得轻松自如,像鱼儿一样,时上时下,时左时右,时而飞速前进,时而盘旋嬉戏。他心里美滋滋的正在得意呢,忽见小胡强停住不游了,胡大海急忙游到儿子身边,胡强用手一指,见前方有一道黑影。爷儿俩非常小心地向晃动着的黑影游去,游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一根粗绳。胡大海向儿子打了个手势,示意叫胡强跟他查清这根大绳是干什么用的。

              他们顺着大粗绳游了下去,发现这根绳子离水面很近,隔不远就联结着水面上的一个小竹筏子,每个竹筏子上都挑着一个红灯。胡大海拉着儿子靠近一个竹筏子,在红灯下面钻出水面一看,湖面上漂浮着一溜红灯。胡强问:“这是做什么用的?”

              胡大海说:“这是防备咱们偷袭的信号。咱们的战船夜里来到这儿,一碰上水下的大绳,水面上的红灯就给敌人报信了。”说罢,胡大海附在胡强耳朵上嘱附了几句,爷儿俩又钻到水里去了。他们在水下把大绳给切断,一头连着竹筏子,另一头拴在湖底的大石头上。费了很大气力,爷儿俩总算把敌人这道防线给破了。

              胡大海和胡强游进敌人的舰群,左钻右串,东张西望,忽然发现正前方有一艘大舰,舰上灯火辉煌,又听见从那艘大舰上传出了鼓乐之声。爷儿俩钻进水里向那艘大舰游去。游到切近,钻出水面一看、这艘战舰又大又高,根本听不见上边说话的声音。胡强说:“我上去看看!”说罢抓住铁锚的大锁链子,施展当年上山时爬树蹬枝的本领,嗖嗖嗖爬上了船头。他两手扒住船帮,探头一看,只见船上歌舞弹唱,大摆筵席,好不热闹。中间坐定一个赤红脸的老头儿,头戴紫金盔,身披紫金甲,内村一件大红袍。身边有几十个美女伺候着。两旁坐着十几桌文武官员。这些人一边大吃大喝,一边看舞听唱。舞罢歌毕,这些人开始高谈阔论,从这艘主舰谈到汉军水师的装备、布置,又从近日来几次打败西吴永军谈到将来如何拥戴南汉王陈友谅当皇上,等等。胡强把这一切都听在耳里,记在心中,胡大海怕儿子在上面时间长了出事,轻轻地抖动了一下链子,意思是叫他下来。胡强顺着链子下来之后,拉着胡大海游到一个僻静之处,把在船上听到和看见的一切都告诉了他。胡大海一看大功告成了,便拉着胡强离开了鄱阳湖。

              胡大海领着胡强回到西吴王营中,直奔元帅大帐。你看他洋洋得意地腆着个大肚子,打老远就喊上了:“往里传话,东海王胡大海前来交令。”中军一看心里说:

              他每次来都不用通报,直接往里走,今天怎么出了新花样。不敢怠慢,立即往里传报。徐达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老胡要当众抖抖威风,马上吩咐:“有请东海王父子!”胡大海迈着方步,大摇大摆地进了帅帐,他用眼往两边一瞄,见几员大将都在场,就更加得意了。元帅说:“东海王辛苦了,请坐下讲话。”胡大海往旁边一坐,把胡强也拉到自己的身边,清了清嗓子说道:“咱老胡遵照元帅之令,探得陈友谅水军六十万,大舰一百八十艘,战舸七百条,每二十艘为一组,都用铁索连在一起,连舟布阵十几里;大小战船全是红色。主舰是黄色的,它比别的舰要大,桅杆上高挑青、黄、赤、白、黑五色灯笼,上边还挂着五色旗,这是指挥打仗用的,日战用旗,夜战用灯,陈友谅就在这个军舰上。”胡大海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得有声有色,把他们怎样破了敌人在湖上设的浮标灯防线,又怎样看见陈友谅有几十个嫔妃伴着等等,一古脑儿全端了出来。元帅听他越说越没正经的了,便打断他的话说:“你们父子立了大功,待灭了汉军,再论功行赏。”胡大海说:“强儿,快来谢过元帅。”胡强过来磕头,元帅忙说:“小将军快快请起,你们父子回营歇息去吧!”

              胡大海走后,徐达下令,全军饱餐战饭,趁陈友谅大摆酒筵庆功之机,夜袭鄱阳湖,杀他个措手不及。天到三更时分,一切准备停当,将士们个个摩拳擦掌,整装待发,元帅一声令下,全军灭灯息鼓,直捣鄱阳湖。朱元璋、徐达、刘伯温和于庭弼,立在首舰上,率领西吴大小战舰飞速前进。由于胡大海父子事先割断了大绳,他们很顺利地通过了敌人的浮标灯,没被发现。当西吴战船将要靠近汉军舰群时,徐达命首舰鸣放三声信炮,霎时间金鼓齐鸣,杀声震天,西吴大小战船上点起灯笼、火把、亮子油松,照得鄱阳湖亮如白昼。将士们望见西吴王的首舰上升起青色信号灯,顿时火炮、火铣、火疾藜、火箭、神机箭、大小火炮、大小将军简,对准敌人舰群猛射。鄱阳湖上空火球滚滚,火龙乱窜。西吴将士们高声喊道:“打中了,敌舰起火了!”汉军舰群中火光冲天,黑烟弥漫。忽见敌人有百余艘小舰以二龙出水之势冲出火海,在大舰前面摆开了一条长蛇阵。这时,常遇春率领三千五百名常胜军组成的小舰队向敌人冲去。郭英在后面指挥他那五百名神箭手掩护常遇春冲杀。

              朱沐英和常茂的火攻队仍向敌人舰群猛攻。工夫不大,敌人摆的长蛇阵被常遇春给冲散了,敌舰像疯了似的向常遇春的小舰队扑来。常遇春的部下都会用飞抓,抓住敌舰,纵身跳过去,刀对刀、枪对枪地厮杀。

              华云看准时机,率领一百只鸳鸯舟和桅杆上高挑着“没奈何”的战船冲入敌人舰群中,点着鸳舟,把燃成火球的“没奈何”丢在敌舰上,顿时敌人舰群里又起了大火。陈友谅急红了眼,指挥他的大小战舰反扑,有的敌舰带着火就冲了过来。朱元璋用信灯命郭英射落陈友谅的指挥信号,只听嗖嗖嗖几声,敌人主舰桅杆上青、黄、赤、白、黑的五色灯,一个个落入湖中。敌舰失去指挥,乱成一团。两军战舰混杂一处,打得难解难分。一会儿西吴军的白舰追赶汉军的红舰,一会儿红舰又围攻白舰,两军将士从这条船跳到那条船,又从那条船跳到这条船。天空中火箭炮石横飞,湖面上是一片火海,阵阵杀声。湖水被血染红了,水上漂浮着两军将士的尸体。胡大海和胡强率领一千名会水的兵丁,在湖中打捞还活着的西吴将士,这场混战,从深夜打到黎明,又从黎明打到深夜,一直打了三天三夜,汉军伤亡惨重,有些领兵将官一看陈友谅的大势已去,便纷纷率舰归降了朱元璋。

              陈友谅实在坚持不住了,决定冲出鄱阳湖,从长江上率领残兵败将逃跑。他率舰刚刚冲到鄱阳湖到长江的出口,就听见号炮如雷,战鼓咚咚。抬头一看,汤和与邓俞率领一支舰队迎面冲来,堵住了去路。两军相遇,又是一场血战,只杀得鬼哭神嚎,天昏地暗。陈友谅在主舰上督战,决心拼死也要冲出鄱阳湖。汉军战舰每退回一次,他就要杀死一员战将,连杀数员战将,还是冲不出去。最后他亲自指挥,刚走出船舱,正巧郭英的战舰赶到了,神箭手郭英搭弓在手,瞄准陈友谅的哽嗓咽喉,就听嗖的一声,不可一世的南汉王陈友谅中箭身亡。郭英射死了陈友谅,汉军将士慌了手脚,在湖上乱冲乱窜,没用多大工夫,都被西吴将士杀的杀、捉的捉了。

              这场血战,打得实在凶猛,后人有民谣唱道:

              号炮轰轰,战鼓咚咚,杀声四起,吴军冲锋。战船似箭,箭如火龙,万条红蛇,飞向敌营。阵阵巨响,一鬼怕神惊,金蛇狂舞,浓烟滚动。鱼飞天上,鸟落湖中,敌舰成灰,兵将丧生。鄱阳湖水,人血染红,吴军告捷,全胜收兵。

              汉军已灭,西吴军大获全胜。朱元璋立在船头,望着被血染红了的湖水,望着漂浮在这血水之上西吴将士的尸体,命人点起香来,朱元璋举香过顶,跪在船头向天叩拜,他声泪俱下,说道:“我朱元璋若得天下,定要与将士、黎民百姓同享富贵,以慰死者在天之灵!”朱元璋向天叩拜之后,立即下令,留下于庭弼等人带领一千将士清理战地,其余兵将返回应天府歇兵休整,为死者追悼,为生者庆功,大练攻城本领,待时机成熟之后,一举扫平东吴王张士诚。

              过了两年以后,西吴军不仅练得兵强马壮,而且扩大了队伍,还制造了大批攻城用的铁甲、火药、石炮、云梯和各种兵器。朱元璋命徐达为元帅,常遇春为副帅,率领二十万大军,围困了张士诚的老窝——平江,一举消灭了东吴大军,打死了张士诚。

              平灭了张士诚以后,常遇春主张乘胜发兵直捣大都,推翻元朝。朱元璋认为直捣大都风险太大,大都防守坚固,一时攻不破,元军八方来援,弄不好要吃大亏,应当先剪枝叶,后挖其根。按照朱元璋的决断,西吴大军分兵攻取了山东、河南、潼关等地后,便兵合一处,攻打大都。元顺帝听说朱元璋率大军潮水般冲来,知道孤城难守,慌慌张张地领着后妃和太子逃往上都去了。朱元璋率领兵将进了大都之后,命人出榜安民,收编降兵降将,查封大小街门和官仓官库,入宫清点和封存金银财宝,并下令将大都改为北平府,设筵庆功升赏、这些事情不再细表。

              占领大都之后,朱元璋分兵派将去各地扫平还在顽抗的元军。诸事已毕,他就同刘伯温等人返回应天府。这一日,大队人马快到应天府了。远远听见轰隆隆炮响三声,咕咚咚鼓乐齐鸣。只见唰啦啦锦旗飘扬,齐整整百官飞马来迎。原来这是张玉、武殿章和吴祯带领文武官员与众百姓迎出三十里之外。他三人来到朱元璋马前,甩镫高鞍,赶紧上前叩拜:“臣等迎接主公凯旋而归!”朱元璋急忙下马,上前相搀:“张元帅,大哥,吴老将军,快快请起!”朱元璋向跪在大道两旁的文武官员和众百姓拱手说道:“朱某有何德能,敢劳诸位远道相迎。大家快快请起!”众人起身说道:“朱贤王推倒元朝,解救众生,功高盖世,我等就是迎出三百里,还嫌太近呢!”大家请朱元璋上马,朱元璋笑着说:“父老们徒步赶来,我怎能骑在马上。我要与大家同步而行!”说罢亲自拉马走在前面,文武百官紧随在后,众百姓跟在朱贤王,大家说说笑笑向应天府走去。来到城外,只见城门外高搭彩门,五色彩旗迎风飞舞。鼓乐声、鞭炮声、人们的欢呼声响成一片。城楼之上,城门内外,大道两旁到处都是欢迎的人群。人们摆上香案,供上整牛整羊和各样果品。

              朱元璋率领众将士,拉着马,迎着欢迎他们的人海,大踏步地前行。众百姓眼望着这位把自己从苦海中解救出来的大英雄,心里高兴,有的跳着脚地欢呼,有的流着热泪跪下去叩拜。有一位鬓发苍白的老者,领着一对手捧酒壶、酒杯的童男童女,来到朱元璋面前说道:“我老汉的孙儿孙女向贤王敬酒,给大思人接风!”朱元璋笑道:“多谢老人家和孩子们的美意。”两个孩子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杯来,同声说道:“迎接大恩人得胜归来!”朱元璋扶起两个孩子,连饮了三大杯酒。然后拉住两个孩子的小手说道:“这两个孩子实在是乖巧。你们的父母也来了吗?”

              老汉眼圈一红说道:“他们的父亲随贤王大军去鄱阳湖攻打陈友谅时战死了!”朱元璋闻听心里一热,眼泪流下来了。他弯下腰去抱起两个孩子,大步向城内走去。

              众人看见,无不感动得落泪。朱元璋同将士们走进城里一看,应天府也变样了。只见六街三市黄土垫道,净水设街,买卖铺户悬灯结彩,男女老少云集街头,人人喜气洋洋,个个兴高采烈。西吴军进了城,更有一番热闹:父母唤儿子,妻子叫丈夫,小孩喊爹爹,妹妹唤哥哥,都跑出门来迎接将士们归来。朱元璋心中暗想,得民心者得天下,看来西吴的天下已定。

              简短截说,又过了几个月,山西、山东、陕西等地都已归西吴王所辖,徐达、刘伯温等一再相劝:“如今东吴、南汉已灭,元朝已被推倒,各国均降,四海皆平,国家不可一日无君,主公应立即登基,以慰万民之愿。”朱元璋应允了大家所请,便让刘伯温选择吉日,准备登基。

              公元一千三百六十八年阴历正月初四这天,在应天府新盖的皇宫里为朱元璋举行了登基大典。这里是金砖玉瓦,滚龙旗杆,金水桥前滚龙道十三层汉白玉台阶刻着二龙斗宝。奉天殿更是壮观:殿两旁是金龙盘柱,殿顶上刻画着丹凤朝阳,上边挂着几对龙风宝灯,光芒四射。殿内有一对紫金炉,内燃檀香,香烟缭绕。时辰已到,钟鼓齐鸣,皇宫内笙策管笛合奏。五百御林军盔甲鲜明,各执刀枪,列队进了奉天殿,后边是文武百官。文官纱帽圆领,武将顶盔贯甲,两排黄衣童子,手提二十四对金锁提炉,内燃檀香,十六名御前校尉手提金瓜、钺斧、朝天镫。两名宫女手执月月龙风扇,一名童子打着紫帷金顶曲柄黄罗伞,朱元璋头戴二龙戏珠冲天冠,身穿滚龙赭黄袍,腰系珠玉带,脚蹬无忧履,仪表堂堂,威风凛凛来到奉天殿。他冲着宝座行了三跪九叩之礼,然后在龙书案后落座。文武百官跪倒叩头,山呼万岁,朱元璋说:“众卿请起。”众人文东武西站立两旁。紧接着李善长宣读诏书晓喻全国,立国号大明,年号洪武,定都应天府。之后朱元璋封官赐爵。他看了看文武百官说:“孤王自陆家庄兄弟结义、武当山竖旗造反以来,为反元救民,南征北战,能有今日,全赖众卿相辅。孤今日登坐大宝,愿与众卿同甘共苦,再接再励,廓清海内,恩加万邦。众卿听封!朕立马秀英为皇后,世子标为皇太子;封李善长、徐达为左右丞相,刘伯温为护国大军师……”接下去对各文武功臣都加官晋爵。众朝臣跪倒谢恩,高呼万岁,一霎时鼓乐大作,朝堂上下一片欢声笑语。

              这时,忽听皇宫外人声鼎沸,朱元璋问道:“外边因何喧哗?”内侍上前跪倒:

              “启奏万岁,众黎民百姓得知今日乃皇上登基大典,从很远的地方扶老携幼,带着整牛整羊前来朝贺。皇宫外人山人海,众百姓都想仰望龙颜。”朱元璋闻听,站起身来说道:“好,众爱卿随孤到宫外与万民同贺新朝。”皇宫外,众黎民百姓正在翘首观望,忽见宫门大开,一个内侍走了出来,高声喊道:“圣上驾到!”众百姓纷纷跪倒,匍匐在地,山呼:“万岁,万万岁!”朱元璋带着文臣武将,缓步走了出来。他微笑着向黎民百姓招手,以示与民同庆之意。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金陵登基》 → /guwen/article_22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