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古典文集 > 狄青传 > 正文

            狄青的忧惧

            作者:nacher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3-12-11阅读:

              当时一般人,不仅瞧不起狄青,而且时常造谣说狄青有做皇帝的企图。狄青对这类谣言很忧虑,生怕因此得祸。当他在陕西时,本打算把擅筑水洛城的董士廉杀掉。那知董士廉受了姚嗣宗的教唆,向他大叫说:“狄青!你这回做也!只是董士廉碍著你,你今日杀了我,这回做也!”他因为“出身卒伍而贵”,本来“常有嫌疑之谤”,一听此言大恐,连忙把董士廉从槛车放出来交给别的机关裁判,自己不敢用军法杀掉董士廉了。(王★默记)彼时他尚未做高官已致疑谤,弄得遇事不敢悉如己意,可见他处境的困难。及至他做到枢密使,谣言就更多了。
              
              因为他不肯奉诏去掉脸上的黥文,有人歌道:“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只在汾川河子畔。”这首歌便是歌来讥剌他陷害他的。“汉似胡儿胡似汉”指他姓狄而为汉人,“改头换面总一般”指他不肯去掉黥文,“只在汾川河子畔”指他的藉贯汾州西河(东斋纪事),这首歌幸喜没有上达天听,否则唐太宗杀李君羡的故事难免重见,对他是很危险的。这是谣言的一起,又有次开封大水,他搬家到大相国寺殿上避水。一天穿件浅黄色的袄子坐在殿上指挥士卒,开封的人便盛传黄衣登殿了。(王★默记)其实浅黄色的袄子并不能看作黄袍。不过以前曹利用的?儿曹★,就是因为空浅黄色的袄子被人陷害下油锅烹死的,连累曹利用也贬谪房陵,在路上被迫自杀了。(默记归田录邻几杂志)所以他这次穿浅黄色袄子,本人是无心,旁人却很注意。
              
              穿黄衣的谣言以前,人们又曾谣传他家?面夜间有光怪照耀天空。原来当时开封的火禁很严,快到半夜的时候,家家要把灯灭掉。如果打醮,必须先向厢使报告,以免夜间焚化纸钱的时候滋人疑惑。碰巧他家?打醮,经管的人忘记报告厢使。探者在那夜看见他家?火光聚天,连忙报厢主,又报开封知府。等到厢主和开封府判赶至他家,火早已熄了。第二天便传遍开封,说:“狄枢密家夜有光怪烛天”。知制诰刘敞听见这话,竟郑重其事地对权开封府王素说:“昔朱全忠居午沟,夜多光怪出屋,邻里谓失火而往救之。今日之异,得无类乎?”刘敞此语“?於缙绅间”,当然使他心不自安了。(东轩笔录)还有宋史狄青传说:“青家狗生角”,也是关於他的谣言的一起。光怪烛天和狗生角这类谣言,是说他家?有祥异,则无论他是否有做皇帝的企图,他是有做皇帝的可能的。有做皇帝的可能,自?危险分子。一般人如此看法,怎教他不忧惧呢?
              
              他因以很忧惧,所以遇事非常谨慎。有一次,一个狄仁?的后裔把仁的画像和十几通告身送给他,说仁?是他的远祖。他谢却此人说:“一时遭际,安敢自比梁公?”(~沈括梦溪笔谈)从此点看来,他是决无非分之想的。不然,他?为狄仁?的后人,岂不抬高他自己的身分和门第?可惜他?管遇事谨慎,并不能减轻举国上下对他的疑谤。时代环境如斯,千载而下的我们,亦不禁以他太息了。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狄青的忧惧》 → /guwen/article_22081.html
              上一篇:狄青的战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