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古典文集 > 赵匡胤 > 正文

            赵匡胤的传说

            作者:nacher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3-12-09阅读:

              今临淄区西境,方圆数士里的地方,广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并有黄山、乌河、矮槐树、披甲庵等地名为证。
              
              传说,宋太祖赵做了皇帝以后,为了统一中原,消灭叛逆,他亲帅军队南征北战,东讨西伐。这一日,他率军至临淄地境,走到距临淄齐国故城西南二十余里的一座山下,忽听“啷啷”一声锣声响,“呼啦啦”从山上冲下来一哨人马,摆开阵势,挡住了去路。原来,这座山叫草山山上有一个号称“二龙王”的山寇。近来,二龙王听说宋太祖赵的兵马要路经此地,军中有不少粮草辎重,便起贪心,令人打探清楚,做好准备,单等赵的大军到来,掳其粮草辎重。
              
              赵匡听说前面有人断路,不由气往上撞,心想:我身为大宋皇帝,亲率大军,讨伐叛逆,所到之处,无不闻风丧胆,献城降服,何况这区区山贼小寇,竟不知天高地厚,要拦我去路,断我粮草,这还了得。于是手提大砍刀,纵马来到阵前,与二龙王刀枪往来,杀在了一处。他们两人从早晨阵到中午,又从中午战到日薄西山,仍不分胜负,赵心中着急,暗想:我要统一中原,建立大业,却连一个小小的山寇也胜不过,岂不让人耻笑。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想打败二龙王。怎奈二龙王一心想夺赵的粮草辎重,却也愈战愈勇,毫无惧色。一杆枪上上下下,如银蛇狂舞。赵反倒觉得手中的刀好象加重了许多,身上汗水直流,渐渐地,只有招架之力,没了还手之功。赵明白,这样再战下去,自己非吃亏不可,待要败阵回营,又恐二龙王趁势指挥喽啰冲杀,乱了宋营的阵脚,只得虚晃一刀,两腿用力把马一夹,那马是赵使唤惯了的,知道主人要走,便撒开四蹄,落荒而去。
              
              赵生怕二龙王追来,打马如飞,一口气不知跑出有多远,听了听身后没有声音,知道二龙王没有追赶,这才放下心来。赵与二龙王大战了一天,水米没沾牙,此时已是精疲力竭,肚里咕咕叫,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用手摸一摸马背,湿漉漉的,跟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马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赵明白:马也累得不行了,便慢慢下了马,把马缰绳往马背上一搭,让马自己去歇息,寻草吃,自己也顾不得肚中饥饿,见旁边有一块大青石板,便把大刀往边上一横,卸下身上的战袍衣甲,一骨碌躺在青石板上,伸开四肢,休息一会。他实在太困了,一合眼,竟不知不觉呼呼大睡过去。
              
              朦胧间,赵似乎听得一声响亮,只见正南的怪山石裂开了一道缝,从石缝中走出一个老者,身体精瘦,须发如银,手拄拐杖,轻步来到赵近前。赵好生奇怪,急忙起身相迎,老者上下打量一番赵,手拈银须,笑眯眯地说:“陛下,我今天特意赶来,要助你一臂之力。”老者说着,伸出枯枝似的手,去怀里取出一支笔。赵见了,不由心中暗笑:我以为什么宝贝,就拿这对付二龙王的长枪啊,这才叫兔子咬老虎——-自不量力哩。老者微微一笑,把秃笔头放进嘴里润了润,扯起直的战袍,便在上面画了几笔。这里就见战袍放起光来,就跟着火一般。赵急了,“啊呀”一声,睁开眼睛一看,哪里有什么老者,战袍放在一边,依旧如故,才知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看看天已微明,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他仔细往四周一看,哪里有什么怪石,只见四周是知己石堆砌的围墙,院里有数十棵古柏,地上杂草丛生,正面有几间快要倒塌的房子,门楣的匾额上,残存着一个“庵”字。赵明白,自己是在一座古老的庵院里。再转身看时,见战马已吃得肚儿圆滚滚的,蛮精神地立在一边。赵记挂着自己的队伍欲要回营,又不知路途,更担心误入敌营,招人暗算。正在左右为难,拿不定语音的时候,忽听一阵人喊马叫,赵以为是二龙王带人追来了,急忙披上战袍衣甲,手持大刀,翻身上马,准备迎敌。等来人走近,赵才认出,乃是自己的将士。原来自从赵败阵,宋营将士非常着急,便派人四处寻找,他们转了一夜,方才寻到这里。赵一见,自然分外高兴,立即随将士们返回大营。卫士给他端来饭菜,赵正饿得不得了,狼吞虎咽,饱餐一顿。就在这里,小校来报,说二龙王阵前讨战,将士们劝赵暂挂免战牌,休息一天,改日再战。赵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立即披挂上马,来到阵前。
              
              二龙王立马横枪,早在阵前等候,看见直,哈哈大笑,说:“手下败将,今日还有脸面出阵吗?听我良言相劝,快快留下粮草辎重,放你过去,如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叫你枪下做鬼。”赵听说,火从心头起,怒自胆边生,挥动门扇般的大刀,照准二龙王的脑门便砍,二龙王毫不在意,冷冷一笑,举枪招架,二龙王万万没有料到,直这一刀力气头可太大啦,只听“咔嚓”一声响,二龙王的枪杆被砍断了。二龙王说声“不好”话音没落,连头带胸被砍做两半,“扑通”一声,跌到马下,一命呜呼了。宋营的将士们看见齐声呐喊,冲向敌营。二龙王的喽啰见主子已死,哪里还有心思交战,走的走,逃的逃,剩下的跑在地上求饶。
              
              赵轻而易举地刀劈了二龙王,心中甚是高兴,要率军向前冲杀,谁知,平日里最听使唤的战马,这里却转了性,不管赵如何摆布,撇开四蹄只管朝荒野狂奔。赵急得没办法,费了好大劲才把马勒住,但已离军营不知有多远。赵欲掉转马头往回走,却突然觉得得身上的衣甲异常沉重,力不能支,战马也被压得摇摇晃晃,几乎要趴下了。赵好生奇怪,慌忙下马,脱了身上的铁甲,身上的重量却似乎一点也没减轻,没法子,只得又把战袍脱下来,身上顿感轻松。赵甚是诧异,提起战袍一看,见背上有一道曲曲弯弯的杠子,难看极了,他转身一看,见旁边有一条小河沟,水从一个不大的泉眼里流出来,泉眼处积了一洼清水,赵要把战袍洗一洗,双手用力把战袍提起,一下扔进泉眼里。他这一扔不要紧,就听“呼隆”一声巨响,从战袍底下钻出一条黑龙,顺河沟蹿向西北,顿时泉眼大了许多,水涌如注,原来的小河沟,一下变成了滔滔大河,只是水黑如墨。
              
              赵不知缘故,只是看得呆了。忽然想起自己的战袍,生怕被水冲走,急忙用手一提,却轻如往常,仔细一看,背上的黑杠早没有了,只是湿漉漉的不能穿,需要晾一晾。他见不远处有一棵小槐树,便提了战袍走过去,双手一撩,把战袍晾在了树冠上。此时,已是近午时分,太阳挺毒。他觉得有点累,见小槐树下刚好有树阴,便躺在树阴里休息一会,可匚树阴刚好把他的身子遮住。不料想,赵一躺下便睡了过去,从上午一觉睡到日薄西山。他睁眼一看,奇怪的是自己仍躺在小小的树阴里,一点也没被太阳晒着。
              
              原来,二龙王占的这座山名叫草山二龙王在草山占山为王(俗话说王即为龙托生),所以就应着有两条草龙的力气。赵呢?乃是真龙天子,但到底也只有一条龙的力气,常言说:一龙难胜二龙。因此,赵的力气斗不过二龙王,但二龙王乃属草龙,不能成正果,有道是邪不压正,所以二龙王也奈何不得赵。赵与二龙王第一天交战的情景,土地神看得清清楚楚。他见赵不能取胜,急忙上天宫报告玉皇大帝,玉皇大帝便派太上老君前来助战。太上老君从北海借来黑龙,让它附在赵的身上,因此,赵就有了两条真龙的力气,只一刀就将二龙王劈了。
              
              从经以后,人们便把草山改称皇山后来因谐言字演变成现在的名字——-黄山,但至今也还有人仍称其为草山子。赵洗战袍的小河沟,因黑龙借水回北海,使河沟变成了大河,又因河水呈黑色,人们便称其为乌龙河,后简称乌河。赵晾战袍的小槐树上,因为是龙袍,分量太重,压得小槐树从此再也不长了,所以人们便把他称作矮槐树。又因由于赵在树下睡过觉树阴不移动,所以又称其为不移阴树。后来这里有了住户,渐渐形成了村落,便把村子命名为矮槐树村。当初赵败阵后夜宿的那座庵,由于太上老君曾在此为赵画袍,赵于此穿袍披甲,人们便把这座庵称作披甲庵。后来这里有了村子,也就以庵为名,称作披甲庵村了。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赵匡胤的传说》 → /guwen/article_21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