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作者: 吴文英
            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

              门隔花深梦旧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东风临夜冷于秋。

            简析
              这是一首怀人感梦之作。其所怀之人是作者深深爱恋而后来辞去的美姬,所感之梦是梦到姬人的故居 而未见其人。夕阳寂寂,燕子归来,隔门遥望居室,帘钩似在晃动,玉人宛在室中,纤手偶现,香泽微闻。这是一个境界凄迷而情味温馨的梦。梦中的燕子与纤手则 是牵动作者愁思的主要画面。此番梦中出现归燕,正是其常视燕子为伊人化身的心态之重现;而帘后之玉纤,正是其平日对此纤手之念念难忘。"落絮无声"、"行 云有影",则是呈现于梦中富有象喻意义的景物;而春之"堕泪",月之"含羞",更是作者的幽思遐想之游翔于梦中。

            赏析
              这首怀人感梦的词,借梦写情,更见情痴,写得不落俗套。 
              “门隔花深”,指所梦 旧游之地。当时花径通幽,春意盎然。词人说:不料我去寻访她时,本拟欢聚,却成话别。为什么要离别,词中没有说明。“燕归愁”,仿佛同情人们离别,黯然无 语。不写人的伤别,而写惨淡的情境,正是烘云托月的妙笔。前结“玉纤香动小帘约,”则已是即将分手的情景了。伊人纤手分帘,二人相偕出户,彼此留连,不忍 分离。“造分携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江淹《别赋》)。下片是深入刻画这种离别的痛苦。
              下片是兴、比并用的艺术手法。“落絮无声春堕泪”,兼有两个方面一形象,一是写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柳永《雨霖铃》),写离别时的吞声饮泣。这里略去了。絮花从空中飘落,好象替人无声堕泪,这是写春的堕泪,人亦包含其中。“行云有影月含羞”,和上句相同,也是一个形象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写人,“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韦庄《女 冠子》),是写妇女言别时的形象,以手掩面,主要倒不是含羞,而是为了掩泪,怕增加对方的悲伤。同时也是写自然,行云遮月,地上便有云影,云遮月衬出月含 羞。刘熙载说:“词之妙,莫妙于以不言言之,非不言也,寄言也。”(《艺概·词曲概》)此词“落絮”、“行云”一联正是“寄言”。表面是写自然,其实是写 情。词人把人的感情移入自然界的“落絮”“行云”当中,造成了人化的然感自然。而大自然的“堕泪”与“含羞”,也正表现了人的离别悲痛的深度,那说是说二 人离别,连大自然也深深感动了。这两句把离愁幻化成情天泪海,真乃广深迷离的至美艺术境界。“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九歌·少司命》),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杜甫《梦李白》)。 这种黯然神伤心折骨惊的离情别绪,怎么能忘怀呢!有所思,故有所梦;有所梦,更生思绪。无昼无夜,度日如年,这刻骨相思是够受的。如此心境,自然感觉不到 一丝春意,所以临夜东风吹来,比萧瑟凄冷的秋风更不堪忍受了。这是当日离别的情景,也是梦中的情景,同样也是此日梦醒时的情景。古人有暖然如春、凄然如秋 的话,词人因离愁的浓重,他的主观感觉却把它倒转过来。语极警策。
              春夜风冷,是自然现象;加上人心凄寂,是心理现象,二者交织融会,酿成“东风临夜冷于秋”的萧瑟凄冷景象,而且这种氛围笼罩全篇,此为《浣溪沙》一调在结构上的得力之处。

            如需转载《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请注明 → /gushi/article_6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