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 > 古诗大全 > 节日古诗 > 正文
            作者: 李白
            九月十日即事

            昨日登高罢,今朝更举觞。
            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译文
            昨天刚登上龙山宴饮,今天又在这里举起了酒杯。菊花为何这样受苦,遭到两个重阳的采折之罪?

            赏析
            与《九日龙山饮》,同作于当涂。

            《岁时广记》卷三五引《岁时杂记》:“都城士庶,多于重九后一日再集宴赏,号小重阳。”王本注:“菊以两遇宴饮,两遭采掇,故有太苦之言。”

            朱本注云:“九日登高而采菊者,重阳之故事也。十日而复登焉,似乎两重阳矣。菊花再折,何太苦邪?菊非有所苦也,白善谑,体物悉情,化无为有,后世遂以为名言。诗人风流,千古一人也。”

            严评本云:“摘苍耳何其趣,苦菊花何其颓,岂仙官之典亦为逐败耶。”严评本载明人批:“此亦是乱道派。”

            郭沫若《李白杜甫》:“诗的格调情趣完全相同,把李白豪迈之气差不多洗脱干净了。简单二十个字,不仅仅在惜花,而且在借花自惜。他的一生也是遭了两次大蹭蹬的——赐金还山与长流夜郎。花遭两次重阳,人遭两次重伤。语甚平淡,而意却深远,好像在对自己唱安眠歌了。”

            如需转载《九月十日即事》请注明 → /gushi/article_3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