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国学资讯 > 诗词清话 > 正文

            唐诗故事:宫廷斗鸡

            作者:admin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5-06-15阅读:

            古风(其二十四)
            李白
            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
            中贵多黄金,连云开甲宅。
            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
            鼻息干虹蜺,行人皆怵惕。
            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

              这首主要是抨击写宦官、鸡童的豪华生活和飞扬跋扈的气焰,表达诗人对天宝后期朝廷腐朽政治的强烈不满。诗人抨击的是唐玄宗宠幸的两类内廷人物:一是宦官,“中贵多黄金,连云开甲宅”“中贵”,是“中贵人”的省称,指有权势的太监。“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是夸张他们目中无人、得意骄纵;“中贵多黄金,连云开甲宅”则是强调这些太监不但有势,而且有钱。“甲宅”,即头等的宅第。接下的四句即是写斗鸡者,首先强调其服饰的豪奢:“冠盖何辉赫”。斗鸡人与宦官不同,他是缓辔放马而行,好像故意要显示他的权势和服饰的华贵。在“亭午”阳光的照耀下,他们的车盖衣冠何等光彩夺目!二是夸张其气焰熏天:“鼻息干虹蜺,行人皆怵惕”。虹蜺即虹霓,鼻息吹动了天上的云霞,活现出斗鸡人不可一世的骄横神态。“行人皆怵惕”,则是通过行人的心理表情进一步烘托映衬其熏天气焰。李白此时正在长安作翰林供奉,此情此景应当是其目睹,是唐玄宗后期糜烂生活和昏聩朝政的现实批判。李白也不只在这一首诗中对天宝年间朝廷和上层贵族中沉溺的斗鸡游戏、尤其是背后的政治乱象作出批判,在此前后的多首诗中亦是如此,如:《古风四十六》:“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当涂何翕忽,失路长弃捐。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李白回顾唐代开国到安史之乱前一百四十多年间国力强盛、繁荣富庶景象。其中提到上层贵族斗鸡、蹴鞠等豪奢游乐生活。其中提到“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自然是指喜爱斗鸡的唐太宗、唐玄宗等帝王,把批判的矛头直接指向最高统治者。诗人最后提到扬雄的《解嘲》。《解嘲》中有这么一段话:“当涂者入青云,失路者委沟渠。旦握权则为卿相,夕失势则为匹夫”,揭示出这班权贵不会有好结局,得意的日子不会长久。李白以此为喻,指出这种骄奢游乐生活必然给本人和国家带来灾难。接着发生的使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足以证明李白判断的准确。最后两句“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二句,诗人以扬雄自比,向权贵们投以鄙视的目光。表现了诗人节操自守和与权贵们决绝的态度。除此之外,李白在《叙旧赠江阳宰陆调》也说道:“我昔斗鸡徒,连延五陵豪。邀遮相组织,呵吓来煎熬”;在《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中云:“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吹虹霓。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皆表达类似的态度和批判精神。

              李白虽然是位浪漫主义诗人,诗中多夸张和想象,但上述几首诗中对天宝后期朝廷上下沉溺于斗鸡游戏,以及斗鸡人由此获得宠幸过着骄奢淫逸生活,以及由此带来的上层政治腐朽和整个社会风气的改变,所作的揭露和批判,确实异常真实的。它为另外一些作家作品乃至历史笔记所证实:

              唐人郑处诲的《明皇杂录》云:“唐玄宗以酉年酉月生,好斗鸡而亡其国”。批判唐明皇骄奢淫乐,喜爱斗鸡之类游乐而导致政治混乱而亡国。晚明学者张岱在《陶庵梦忆》中也证实了这段记录,称“一日余阅稗史,有言唐玄宗以酉年酉月生,好斗鸡而亡其国。余亦酉年酉月生,遂止。”

              上御勤政楼。金吾及四军兵士未明陈仗,盛列旗帜,皆帔黄金甲,衣短后绣袍。太常陈乐,卫尉张幕后,诸蕃酋长就食。府县教坊,大陈山车旱船,寻橦走索,丸剑角抵,戏马斗鸡。又令宫女数百,饰以珠翠,衣以锦绣,自帷中出,击雷鼓为《破阵乐》、《太平乐》、《上元乐》。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唐诗故事:宫廷斗鸡》 → /guoxue/shici/87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