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 古籍全录 > 集库 > 小说 > 镜花缘 > 正文

            第七十八回 运巧思对酒纵谐谈 飞旧句当筵行妙令

            作者:李汝珍

            话说众人离了百花圃,口见丫环禀道;“酒已齐备,夫人也不过来惊动,请诸位才女不要客气,就如自己家里一样才好。”众人道:“拜烦先替我们在夫人跟前道谢一声,少刻扰过,再去一总叩谢。”说罢,一齐散步。丫环预备净水都净了手。香云引至凝翠馆。若花道:“这个坐儿早间妹子胡乱坐了,此刻必须从新拈过才好坐哩。”闺臣道:

            “早间业已说过,今日这个坐位原无上下,何必又拈?”春辉道:“坐位自然照旧,不必说了。但妹子还有一个愚见:少刻坐了,断无哑酒之理,少不得行个酒令方觉有趣。

            若照早间二十五桌分五排坐了,不知这令如何行法。据我主意:必须减去十三桌,只消十二桌,由东至西,分两行团团坐了,方好行令。”兰芝道:“若摆十二桌,每桌八人,只坐九十六人,还有四位怎样坐呢?”春辉道:“由东至两虽分两行,每行只须五桌;

            东西两横头再摆两个圆桌;圆桌上面可坐十人,岂非十二桌就够坐么?”众人听了,齐声赞好,都道:“如此团团坐了,既好说话,又好行令。”宝云惟恐过挤,执意不肯。

            众人那里由他,各命自己丫环动手,又嘱宝云把送酒上菜繁文也都免了。一齐归坐。丫环送了酒,上了几道菜。

            大家谈起园中景致之妙,花卉之多。掌红珠道:“适才想了一谜,请教诸位姐姐:

            ‘无人不道看花回’,打《论语》一句。”众人想了多时,都猜不出。玉芝道:“妹子向来参详题义,往往都有几分意思,无如所读之书都是生的,所以打他不出。可惜今日只顾对花,无暇及此,明日诸位姐姐切莫另出花样,务必猜谜顽顽。若把明日再蹉跎过去,不知何日方能再聚。偏偏今日过的又快,转眼已是下午。刚才红珠姐姐说‘无人不道看花回’,此等句子,妹子最怕入耳,如把‘看花回’改做‘看花来’,我就乐了,这个‘回’字,好象一本戏业已唱完,吹打送客,人影散乱,有何余味?替换个‘来’字,就如大家才去游玩。兴致方豪,正不知何等陶情,我就欢喜了。”青钿道:“且莫闲谈,究竟他这‘无人不道看花回’是个甚么用意?”玉芝道:“据我看来:内中这个‘道’字,却是要紧的。大约所打之句,必定有个‘曰’字或有个‘言’字在内。至于此句口气,刚才我已说过,就如一本戏已经唱完,无非游玩毕之意。”小春道:“若果这样,只怕是‘言游过矣’。”红珠道:“正是。”题花道:“此谜以人名惜为虚字用,不独灵活,并可算得今日游园一句总结,可谓对景挂画。”

            紫芝道:“游玩一事既已结过,此刻是‘对酒当歌’,我们也该行个酒令多饮两杯了。春辉姐姐可记得前月我们在文杏阁饮酒,我说有个酒令,那时姐姐曾教我吃杯令酒宣令的?后来大家只顾说笑斗趣,也就忘了。今日难得人多,必须行令才觉热闹,莫若妹子就遵姐姐前月之命,吃个令杯宣宣罢。”众人道:“如此甚妙,我们洗耳恭听。”

            兰芝道:“此时如要行令,自应若花阻姐或幽探姐姐先出一令,焉有我们倒僭客呢?”

            若花道:“阿姐此话过于客气。行令只要斗趣好顽,那里拘得谁先谁后。”史幽探道:

            “今日紫芝妹妹在母舅府上也有半主之分。俗语说的:‘主不吃,客不饮’。就请先出一令。行过之后,如天时尚早,或者众人再出一令,也未为不可。就请饮杯令酒宣宣罢,不怕谦了。”

            紫芝把酒饮过道:“请教兰言姐姐:妹子宣令之后,如有不遵的,可有罚约?”兰言道:“不遵的,罚三巨觥。”紫芝道:“既如此,妹子宣了。诸位姐姐在止;妹子今日这令并非酒令之令,是求题花姐姐先出一令之令。如有不遵的,兰言姐姐有言在先。

            题花姐姐请看,妹于又饮一杯了。”题花道:“莫讲一杯,就饮十杯,我也不管。这三巨觥我也情愿认罚。但为何单要派我呢?”紫芝道:“妹子初意原要自出一令,因人数过多,意难全能行到;意欲拜恳公议一令,又恐推三阻四,徒然耽搁;因姐姐天姿明敏,一切爽快,所以才奉求的。”众人道:“此话却也不错。就请题花姐姐先出一令,如普席全能行到,那更有趣了。”题花仍是推辞,无奈众人执意不肯。题花道:“大众既听紫芝妹妹之话,都派我出令,我一人又焉能拗得。令虽要出,但妹子放肆也要派一派了,先请诸位姐姐吃个双杯。”众人都饮了。题花道:“再请紫芝妹妹格外饮两杯。”紫芝无法,只得饮了。题花道:“格外这两杯,可知敬你却是为何?”紫芝道:“妹子不知。”

            题花道:“是替你润喉咙的。把喉咙润过,好说笑话;笑话说过,我好行令。”

            紫芝道:“你左一个双杯,右一个双杯,都教人吃了,此刻又教人说笑话,竟是‘得陇望蜀’,贪得无厌了。也罢,我就把‘贪得无厌’做个话头:当日有个人甚是穷苦。一日,遇见吕洞宾,求其资助。洞宾念他贫寒,因用‘点石成金’之术,把石头变成黄金,付给此人。以后但遇洞宾,必求资助,不几年,竟居然大富。一日,又遇洞宾,仍求资助,洞宾随又点石成金,比前资助更厚。此人因拜谢道:‘蒙大仙时常资助,心甚感激;但屡次劳动,未免过烦,此后我也不敢再望资助,只求大仙赏赐一物,我就心满意足了。’洞宾道:‘你要何物?无不遵命。’此人上前把洞宾手上砍了一刀道:

            ‘我要你点石成金这个指头!’”兰言笑道:“这虽是笑话,但世间人心不足,往往如此。”春辉道:“怪不得点石成金这个法术如今失传,原来吕洞宾指头被人割去了。”

            紫芝道:“笑话说了,请出令罢。”题花道:“所谓笑话者,原要发笑;刚才这个笑话并不发笑,如何算得?也罢,我同你豁拳赌个胜负,输家出令,何如?”紫芝道:

            “你要豁拳,我倒想起一个笑话:一个骑驴趱路,无奈驴行甚慢,这人心中发急,只是加鞭催他快走。那驴被打负痛,索性立住不走,并将双蹄飞起,只管乱踢。这人笑道:

            ‘你这狗头也过于可恶!你不趱路也罢了,怎么还同我豁拳!’”众人笑道:“这个笑话可发笑了,请出令罢。”题花道:“既派我出令,焉敢不出。但必须紫芝妹妹再饮两杯,我才出哩。”

            紫芝道:“诸位姐姐!刚才我同众人饮过之后,他又教我格外饮两杯;及至饮过,他又教我说笑话:此时笑话说了,他又教我再饮两杯:这明明要同我歪缠了。他的意思,总因我派他出令,所以如此。妹子因他只管歪缠,忽又想了一个笑话:有一富翁带一小厮拜客,行至中途,腹中甚饥,因同小厮下馆吃饭。饭毕,店主算帐,谁知富翁吃的只得白饭两碗,那小厮吃的除饭之外倒有一菜。富翁因他业已吃了,无可奈何,只得忍痛还了菜帐。出了饭馆,走未数步,富翁思及菜钱,越想越气。回头望见小厮跟在后面,因发话道:‘我是你的主人,并非你的顶马,为何你在我后?’小厮听了,随即趱行几步,越过主人,在前引路。走未数步,富翁又发话道:‘我非你的跟班,为何你在我前?’小厮听罢,慌忙退后,与主人并局而行。走未数步,富翁又发活道:‘你非我的等辈,为何同我并行?’小厮因动辄得咎,只得说道:‘请问主人:前引也不好,后随也不好,并行也不好,究竟怎样才好呢?’富翁满面怒色道:‘我实对你说罢,你把菜钱还我就好了。’”题花笑道:“若非派他吃酒,诸位姐姐何能听这许多笑话。适才我倒想了一令,往常人少,狠无意味;今日喜得人多,倒可行得,也可算得雅俗共赏。但过于简便,不甚热闹,恐不合众人之意,必须大家公同斟酌才好。”史幽探道:“只要雅俗共赏,我就放心。若是难题目教人苦思恶想,那不是陶情取乐,倒是讨苦吃了。并且今日有百人之多,若全要行到,也须许多工夫;能够令完,大家回去不至夜深,那才好哩。请姐姐宣宣罢。”题花道:“此令也无可宣。就从妹子说一句书,无论经史子集,大家都顶针绪麻依次接下去。假如我说‘万国咸宁’,第一字从我数起,顺数至第四位饮一杯接令。”

            兰言道:“既如此,就请姐姐起令。但量有大小,必须定了分数,使量大者不致屈量,量小者不致勉强,方无偏枯。据我愚见:大量一杯,小最半杯;内中还有半杯也不能的,亦惟随量酌减,这才好哩。”题花道:“此话极是。”因饮一杯道:“妹子有僭了。但我们蒙老师盛意宠召,又蒙宝云……七位姐姐破格优待,今日之聚,可谓极欢了。我就下个注语:‘举欣欣然有喜色。’……”

            只见众丫环来报:“长班才从部里回来,说现奉太后御旨,命诸位才女做,所有题目卷子。已分送寓所去了。”众人听了,茫然不解。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如需转载《第七十八回 运巧思对酒纵谐谈 飞旧句当筵行妙令》请注明 →  /guji/article_38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