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古代诗词网 > 古典文集 > 老子传 > 正文

            老子传
            • 扶风情深兮!槐里义长(三)

              徐甲将青牛从石坑拉上去,让它在路上站好,然后回过头来又到坑里去拉老聃先生。他的搀扶下,老聃先生忍着疼,勉强站起。徐甲看着他说,先生,您,您不能走了,摔伤了。 摔伤?摔伤个啥。老聃笑了,故意打起精神,老头子家就这样,待一会...

            • 扶风情深兮!槐里义长(二)

              老聃一听他们没有请到医者,心中顿然惊惧,面色一下子灰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没请到医者?怎的没有请到?你们怎的没有请到?郑满仓说:我们这一带,医者少,有几个医者也医术十分差劲。我们找到几个医者,一说情况,他们说对此毫无办,不如...

            • 扶风情深兮!槐里义长

              公元前四七七年,老聃先生主仆二人离开咸阳,一走六年,不知去向。在这以后的年里,他们到哪里去了呢?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后来他们重新出现的时候,于这个问题,他们谁也没说,只字没说!谁也没提,只字没提! 他们好象是有意给...

            • 两进咸阳(二)

              他不知怎样说才好了。他心里想:这个老聃,我知道他那一套。他的言论,是只庶民,不利君王。如要按他的办,我今后这个万岁爷不成了一岁爷了吗?父王信奉他,只知慕他人格、名声。这个人声望重大,非同小可,如若我们接见他,让他大发言论...

            • 两进咸阳

              八百里莽莽秦川,尽披晚秋之色。老聃先生的牛驮在富庶的秋川之上走着。秋色虽,但是那树丛之中染起的簇簇红叶,却能使你心头兴起一点春花俏美之感呢。 他们又象以往那样,一路行走,经历了不少的地方。这一次他们是直线西行的。他要直去...

            • 驱青牛,过雄关,函谷墨迹奇(二)

              徐甲已经睡了,老聃先生还在写着。先生不睡,尹喜不忍心睡。他怕先生着凉,他陪伴先生坐夜。老聃先生不让他陪着坐夜,说是有人坐在跟前他写不成。尹喜无奈,将热茶给他倒好,然后慢慢离开。他走出屋子,在窗外站了一会儿,借着灯光往里看...

            • 驱青牛,过雄关,函谷墨迹奇

              函谷关是天下著名的雄关和险关。这里,两边山峰高峻,中间是一道函蓄的峡谷。个函谷关城就座落在这函蓄的峡谷之上,因而取名函谷关。杜頨在《函谷关考》里说,谷关西据高原,东邻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其地多深山大谷,一人守关,可...

            • 过安庄,迷入魏仙源(二)

              安榔头家的人把他搀回去,让他躺在床上。此时他的嘴越呜啦越不清了。半拉身子木了。人们不知道他得的是啥...

            • 过安庄,迷入魏仙源

              公元前四七八年,伯阳先生遭劫难,出隐山,暂住涡北朋友家里。 在此期间,想起著作被毁,又曾出现几阵难受,旧病差点儿没有复发。后来是他运他那非同一般人的哲学家的头脑细想一回,才算彻底想开了。 因大书成灰,使他痛下决心:要到那些...

            • 大器将要晚成时

              公元前四八四年二月下旬,伯阳先生二次隐入隐山隐宅,接续着他巨型大著的上半,认认真真地往下撰写。从此往后,他又开始了他历史上的一段不为世人所知的隐君的生涯。 家人韩福为使伯阳先生能够从根本上彻底隐住,又一次地采用了主仆默契...

            • 法道寻律

              公元前四八五年夏,八十六岁的李伯阳先生病体康复,医者告诉他说:你身体康,千万可要注意巩固,可不能去做什么苦神费心之事。你岁数太大,如果万一病情复,不管再用什么好药,不管再用什么好法儿,再没有好转的余地。 伯阳先生心想:医...

            • 孔子问礼——“蓬累而行”

              老聃失去典籍和官职;高申佳失去人心和头颅。同是个失,两种失的性质完全同。 就在高申佳失头之时,老聃先生正在家乡曲仁里十分关切地注视着朝中的时局。 几年以后,公元前五○九年,老聃六十三岁之时,敬王姬匄将他召回,从这时起,老聃...

            • 化入自然

              公元前四八九年,伯阳先生因病出山,移至村中故宅居...

            • 失(二)

              大个子卫士走了,屋里只剩下南宫嚚、召悼、老聃三个人。老聃先生以礼相待,向热情地打着招呼,请他们坐下,将两杯竹叶青茶在他们面前倒好,然后笑哈哈在他们对面坐下。老聃先生此时外表自如,内心着实有点紧张、有点害怕,他想,周之典籍...

            • 自拉锯战争开始以来,一些没有卷入是非之争的官员(文官较多),不再到王宫里,而是躲在家里,关起门来,不敢露头。老聃先生开始是冒着风险,坚守在守藏室里,面守卫,一面继续做些必须做的业务。后来局势越来越紧,越来越乱,他就和大纪...

            • 研天究道隐伯阳

              公元前四九九年农历二月十五日至二十二日,老聃先生从周都洛阳回到家乡曲仁里(老聃辞官归里之后,家乡人多称他为伯阳先生。写到这里,请允笔者也来暂改一下呼,或称伯阳先生,或称李伯阳)。 回乡三天之后,李伯阳先生开始着想立说之事...

            • 书国首领

              九月初九,重阳节那天,老聃先生正式被景王天子任命为图书馆长(守藏室之史)。是在这一天,他正式开始在王宫之外安下了家。 这是一片官民杂居之地。几家的官邸,都是深宅大院,几进几出,戒备森严。里面房子庄大,威风,冷肃地面对世人...

            • 拉锯战里(三)

              他重新躺在床上,开始了他的更加紧张的思考,我该咋办呢?究竟应该咋办才好?没有法子呀,这一回我是没有法子可想了。不!我不能就这样叫难题把我难住!能怕,天大的困难都不能怕!智人面前无困难,不怕死者偏不死!我要使出全身解数,力...

            • 遏与止

              又是一个朝王见驾之日。 在天子尚未登殿之前,文武官员总要先在东西朝廊等候。有时天子因特殊情况误了殿,他们就得在这里等待好长时间。当他们因久等而感无聊之时,就用说笑取乐来打时光。 听!东朝廊内正传来一阵阵的说笑之声。 此时,...

            • 龙柱底下

              无意之间成了王宫中的一员,使老聃先生既感突然,又感荣幸,但是,虽然如此,仍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庶民百姓。尽管这样,然而事实上他已不再是曲仁里的一个庶民,而是实实在在地成了一名周朝的官员,实实在在地由曲仁里移至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