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临江仙·金锁重门荒苑静

            作者:鹿虔扆

              金锁重门荒苑静,绮窗愁对秋空。翠华一去寂无踪。玉楼歌吹,声断已随风。
              烟月不知人事改,夜阑还照深宫。藕花相向野塘中,暗伤亡国,清露泣香红。

            赏析
              鹿虔扆曾事后蜀孟昶,有大志;后蜀亡,不再仕。这首词是他用来抒发黍离之悲的作品。
              通过描写一个荒苑的“眼前景”,来抒发作者自己的“心中情”,所有景语实为情语,是此词的主要特点。“苑”是帝王及贵族游玩和打猎的风景园林。苑之由盛而荒,这本身就标志着政治气候的剧变。词的上片,把读者带进了这样一个荒苑:铁锁封闭着重门,苑中静寂无声;所有建筑物的绮窗,对着萧瑟的秋空发愁发愣;王室仪仗队最后一次离去就寂无踪影,往日苑中楼阁中的歌吹之声,早已随风消散。词的下片,续举代表性景物进一步渲染了凄清欲绝的环境气氛;薄云掩映的月亮不知人事已改,夜深了,还管自临照寂阒的深宫;那僻处野塘无人过问的荷花,为暗伤亡国而泣泪,清露点点,都是酸泪凝成。作品所展现的整个画面,非常荒凉,十分凄清。也应指出,作者在渲染荒寂的同时,却以重门、绮窗、翠华、玉楼、歌吹、深宫等字样,暗示当年的繁华,使荒寂景象中闪现着繁华的余辉,这是词中的暗笔。明笔的渲染,暗笔的反衬,双管齐下,使景物中所折射出来的作者的黍离之悲,饱含今昔之慨,富于历史的纵深感,显得那样深沉。
              为了更好地赋予景物以政治内涵,此词在艺术处理上还多处使用了拟人化手法。诗歌中用这一手法原也常见,而此词却有自匠心独运之处。苑中本是无知无情的景物,词人却认为应当有知有情,同来暗伤亡国。上片绮窗之愁,下片荷花之泣,都是作者点头赞许的对象。而相形之下,那曾经是宫苑盛日历史见证人的“烟月”,即似乎有些异样,它“不知人事改”,懵懵懂懂,“夜阑还照深宫”,弹的是别调。稍加体察,作者下“不知”二字,那可是春秋笔法,份量很重;说穿了,无非是抨击烟月麻木不仁,此中正不知蕴含着多少对世道人心的愤慨。唐杜牧《泊秦淮》诗有这样两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商女之醉生梦死,成为作者鞭挞的对象。鹿词“烟月”两句,与杜诗有异曲同工之妙。看来,托物言志,皮里阳秋,寓褒贬之意,申忠爱之忱,这正是此阕寄托深微之所在。近人吴瞿安在《词学通论》中曾云:“所谓寄托者,盖借物言志,以抒其绸缪之旨,三百篇之比兴,《离骚》之香草美人,皆此意也。”这段话倒可为鹿词作一注解。《乐府纪闻》评鹿虔扆“词多感慨之音”,以此阕验之,当之无愧。

            http://www.51jsks.com/
            © 2015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