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6BVjy2'></form>
        <bdo id='6BVjy2'><sup id='6BVjy2'><div id='6BVjy2'><bdo id='6BVjy2'></bdo></div></sup></bdo>

          • 您所在的位置: > 古典文集 > 清太宗全传 > 正文

            清太宗休妻并赐与表侄

            作者:nacher来源:古代诗词网时间:2013-12-18阅读:

              皇六女与皇九女同为太宗侧妃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所出,其母原本是仅次于中宫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的东宫侧福晋,且位居西宫侧福晋即庄妃之前,但不知何故,天聪九年(1635)十月初,即在东宫侧福晋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生下皇九女的第十天,太宗以不合汗意为名将其休弃,并赐与了其表侄即叶赫部的南褚。此事一方面证明了清入关前满族并无要求女性从一而终的事实,另一方面则反映出皇六女与皇九女之生母与太宗之间矛盾的尖锐程度。其时,皇六女与皇九女一个不满两周岁,一个还尚未满月,懵懂之中即经历了人生中最凄惨的生离死别――失去了亲生母亲的疼爱。那么,这对同胞姐妹长大以后的命运如何呢?
              
              无乃太匆忙
              
              皇六女生于后金天聪七年(1633)十一月十五日,祟德六年(I641),年仅9岁的皇六女即被太宗许配给都统阿山之子夸札为妻。夸札,姓伊尔根觉罗氏。其祖阿尔塔什于太祖朝即来归顺,太祖以宗室女妻之。其父阿山更是一员无敌悍将,天命年间从征辽阳有功,被授予二等轻车都尉世职。太宗继位后,阿山位居八旗十六大臣之列。天聪三年(1629)征明,阿山于燕京城下阵获明总兵麻登云等;攻永平城时,又是阿山不顾城上土炮爆裂,率猛士24人冒火登城,大破之。太宗“嘉其骁勇”,晋爵三等子。天聪五年(1631),大凌河之役中,阿山更是以300人败明军之2000人,斩敌首百余级,获三杆明军大纛。为此,太宗特召阿山至其近前,用御用之金卮酌酒犒劳之。不久,即授阿山都统之职。其后,征察哈尔,征鹿岛,阿山均俘获甚多。天聪九年(1935),后金军出掠山西,明朝欲调山海关之兵往援,阿山即随贝勒多铎(太宗之弟)趋锦州牵制援军。当遭遇到明副将刘应选等明兵3500人时,阿山突入军中,阵斩刘应选,擒游击曹得功等4员战将,歼敌500人。凯旋后,太宗特赐阿山良马、铠甲,赞许有加并视其为“异人”。崇德、顺治年间,阿山更是攻城掠地,征朝鲜,于山海关败李自成军,平定河南后则直抵江南,下扬州、江宁(今南京)、杭州及嘉兴、湖州、绍兴、宁波等地,立战功无数,晋爵一等子。但史料中,并无夸札的事迹传世,当其父阿山于顺治三年(1648)卒后,是由其兄长塞赫袭爵。看来,夸札是在父亲荫功的庇佑下才得娶皇六女而成为皇家女婿的。
              
              崇德六年(1641)五月初六日,太宗“以第六女固伦公主许字固山额真阿山子夸札,行初聘礼”。当然,照例还是要设筵宴,诸王以下、牛录章京以上于崇政殿出席宴会。太宗御殿后,额驸夸札在父亲固山额真(即都统)阿山、堂叔父阿尔津和兄长塞赫的率领下向皇帝行三跪九叩头礼。然后,夸札又诣皇后所居之清宁宫,向皇后诸妃再行三跪九叩头礼,其母亦率其诸嫂向皇后行三跪九叩头礼。宴会接近尾声时,其父阿山率额驸夸札献上骆驼、马匹作为聘礼,太宗“酌纳之”。
              
              通过这段史料,人们大致可以了解到这样的情形,即清入关前母亲获罪而被休弃后,只要其子女坚定地站在汗(皇帝)的一边,其子女的前程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诸如此类的事例很多,如太祖朝,大妃富察氏获罪,其子女莽古尔泰、德格类及莽古济格格3人中,莽古尔泰是后金国“四大贝勒”之三贝勒,德格类亦位居贝勒,莽古济格格则在太祖、太宗朝都曾地位显赫。而在太宗朝,当继妃乌拉纳喇氏因“侮慢长辈”而获罪被太宗休弃后,其所生子女也同样身份高贵,如其长子豪格得封和硕肃亲王,其女敖汉公主亦位列固伦公主。而本文介绍的皇六女则同样在其母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被休弃后被封为固伦公主。因此,皇六女出行时,会乘坐用红色帷幕、青绿色盖角和青色檐子装饰的舆车,同时还会配备贴金红伞1把、元青圆扇1柄、唾盂1个、贮水盆1个、吾杖和红杖各两柄、蝇拂两个、回避小旗两杆的仪仗队相随,以示固伦公主之高贵。
              
              顺治元年(1644)十二月,12岁的皇六女正式出嫁。从时间上看,皇六女是清迁都入关后,于京城出嫁的第一位皇女。顺治四年(1647)十二月十三日,当太宗的第十一女固伦端顺公主下嫁蒙古阿巴垓部噶尔玛索诺木额驸于太和殿举行定婚宴时,皇六女出席了宴会,并在定婚宴上见到了其他皇女们,即皇次女察哈尔公主玛喀塔、皇三女奇塔特妻、皇四女雅图格格和皇七女淑哲公主。姐妹们于紫禁城内欢聚一堂,相信与盛京宫殿相比又另是一番风景。只可惜好景不长,顺治六年(1649)三月,年仅17岁的皇六女固伦公主不幸逝世,而额驸夸札亦于皇六女去世1个月后离世。无论是从年龄,还是从婚龄上看,皇六女与额驸的相继去世,给人留下的是人生匆匆,恍如一梦的印象。
              
              风光长寂寞
              
              皇九女生于后金天聪九年(1635)九月二十六日,这位可怜的皇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生下10天,母亲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即被父汗休弃出宫。遥想当年其母出嫁时的光景,谁能想到会有被赶出宫的这一天呢?
              
              那还是发生在天聪六年(1632)的事情。当时,天聪汗皇太极的后宫之中已有了中宫大福晋哲哲(即孝端文皇后)和西宫侧福晋本布泰(即庄妃),依女真(满)族习俗,还缺一位东宫侧福晋。此时,隶属于喀尔喀五部的扎鲁特部贝勒巴雅尔图戴青之女的贤名传到了盛京,太宗即遣使下聘。当巴雅尔图戴青带其女奉命来到盛京城外时,太宗欲遣大臣代为验看以决定是否纳其为东宫侧福晋。大臣们如何敢为汗王做这种主?故委婉地劝说太宗,还是汗亲自验看为好。于是,太宗便亲自前去看视。想来此女贤美之名不虚,太宗亦十分满意,即大宴成婚——扎鲁特巴雅尔图戴青之女就这样成了太宗尊贵的东宫侧福晋,并于天聪七年(1633)和天聪九年(1635)先后生下皇六女和皇九女。从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生育皇女的时间上看,其与太宗的夫妻关系是正常的,只是不知在宸妃入宫,且又新纳了两位林丹汗遗孀后,素有贤美之名的东宫侧福晋怎么就不合汗意了,连累得皇九女不仅于襁褓中失去母爱,而且其生前也未得到过任何公主的封号。顺治五年(1648)九月,14岁的皇九女于北京嫁给了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哈尚。顺治八年(1651)四月,额驸哈尚不幸离世。翌年即顺治九年(l652)三月,皇九女亦随之而去,年仅18岁。史料上说,因公主过早去世,所以未受封号。考查史实,便知这是托辞,因为皇次女察哈尔公主崇德元年(1636)受封时年仅12岁,胞姐皇六女出嫁时也是12岁即为固伦公主,其他的姐姐们也同样是在相仿的年龄受封。即使有来不及在生前获得封号者,其死后也仍然得赐封谥,如皇七女即于死后得封“固伦端献长公主”。为什么皇九女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因为皇姐们要么是孝端文皇后所出,要么是孝庄文皇后所生,失去母亲的依傍虽影响不大,但还是有影响的。因此,皇九女在人前只能是风光长寂寞了。
              
              综上所述,皇六女与皇九女均是年幼失恃,年少而亡,两人的额驸也陪伴着她们或先或后地相继离世,年纪轻轻便经历了人间悲欢离合的苦痛,走完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念及于此,不由人心生“惜芳泪满衣”之感慨……
              本文来源于古代诗词网(www.fthrust.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清太宗休妻并赐与表侄》 → /guwen/article_22988.html
              下一篇:没有了